首页 >> 展览 >>珍品赏析 >> 馆长说宝 | 父乙簋
详细内容

馆长说宝 | 父乙簋

有张有平馆长为大家一件件来解析回流国宝,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看不懂文物啦!


微信图片_20190731132824.jpg


天水成纪博物馆依托丰富的馆藏文物资源,通过“馆长说宝”系列,听馆长来一一解析!

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不懂文物啦

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青铜系列

商 | 父乙簋

在天水成纪博物馆的青铜馆内有这么一只青铜簋,名为“父乙簋”。此簋侈口鼓腹,无盖,有耳,圈足。

半圆形双兽耳,两耳兽首伏贴,下有方型垂珥。主纹为纵直纹,口沿下围饰夔龙纹,且似左右头首相对相望,

也似相拱相托中心兽首。而圈足上饰夔纹与口沿的图案形成呼应。更为难得在于,簋内落有六行六列铭文。

装饰纵直纹的青铜簋很少见,我们知道的有现存于大英博物馆西周初期的康侯簋、日本冈山美术馆所藏的西

周中期直纹方座簋。“父乙簋”于2014年9月由日本回归我国,现藏于天水成纪博物馆,

原为日本古董世家所旧藏。




1564558108700155.jpg


1564558246243486.jpg


1564558267413618.jpg


1564558317115360.jpg


1564558340208775.jpg


1564558362542323.jpg



铭文:

 庚午,王令寝①莫辰②省③北田,四品⑤,正月乍(作)册,友史⑥易(赐)贝十朋⑦,用乍(作)父乙尊彝⑧其万年,孙永宝用。

注释:

①寝:殷商、西周时期的寝官,为王室内勤官职,享有很高的权力。 

②辰:人名。莫为氏,寝莫辰,一个叫作莫辰的寝官。      

③省:即巡视、视察。     

⑤品:等级,在此作动词,划分等级。        

⑥友史:史官。商有左右史。友,会意字,甲骨文字形,象顺着一个方向的两只手,表示以手相助,做记录。一说,友为职官名,王官之近臣。盖指示相同。        

⑦朋:甲骨金文皆为象形字。古代货币单位,相传五贝为一朋,或说五贝为一系,两系为一朋,即十贝为一朋。“既见君子,锡我百朋。”(《诗·小雅·菁菁者莪》)       

⑧彝:祭祀用器的统称。

《说文》中载:“彝,宗庙常器也。从糸。糸,綦也。升,持米器,中实也。?熒!

《左传·襄十九年》中载:取其所得,以作彝器。

(《注》谓锺鼎为宗庙之常器。祭祀用青铜器,包括鼎、鬲、簋、簠、爵、觚、角、斝、尊、卣、方、瓿、罍、壶等等,都可以称为彝器。)

大意:

在庚午这一天,商王命令寝官莫辰去视察京畿北方一带的农田(视察土地状况、耕作情况以及收成如何),并把土地划分为四个品阶,并在正月进行造册登记。

友史官同时赏赐给莫辰十朋贝。莫辰用来制作了祭祀父王乙的簋彝。并祝福王权万年永存,子子孙孙永远受祖荫庇护,富贵无疆!

分析:

甲骨文和金文中的寝官,在甲骨卜辞中的“寝”多表示处所,指宫殿或宗庙的某一部分建筑,但在少数卜辞和记事刻辞以及铜器铭文仍可见作为职官名的“寝”。

史籍资料中记载表明商代的“寝”是职官名称,且为王的近臣,他们负责传达王的指令,受王命外出行使某些职责,甚至于率领军队,或者代替商王视察,

其职司与商王身边的小臣有相近之处。这里可列举较多例子:

①、宰丰骨:“壬午,王田于麦麓,获商戠兕,易宰丰,寝小  。在五月,隹王六祀彡日。”(《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——甲骨卷》261片)

②、作册般鼋:“丙申,王 于洹获。王一射,射三,率亡灋矢。王令寝  于作册般,曰奏于庸,作汝宝。”(《新收殷周青铜器铭文暨器影汇编》1553)

③、寝敄簋:“辛亥,王在寝,赏寝敄囗贝二朋,用作祖癸宝。”(《商周金文集成》3941)

④、寝孳鼎:“甲子,王易寝孳赏,用作父辛彝,在十月又二,遘祖甲 日,隹王廿祀。”(《新收殷周青铜器铭文暨器影汇编》924)

⑤、寝鱼簋:“辛卯,王易寝鱼贝,用作父丁彝。”(《新收殷周青铜器铭文暨器影汇编》141)

⑥、寝鼎:“庚午,王令寝 省北田四品,在二月,作册友史易 贝,用作父乙。羊册。”(《商周金文集成》2710),铭文记载寝奉王命外出巡视农田,

得到作册赐贝,作父乙祭器。末署“羊册”是族氏徽号,亦即作器者的“氏”。

 据今所见,“寝印”、“寝出”、“寝鱼”、“寝孳”四种铭文铜器出于科学发掘的墓葬。

其中寝孳鼎出土于山西天马曲村遗址的西周墓中,属于后人收藏的前世文化遗物或战利品,已属于传世铜器了,

其余三种铭文见于河南安阳商代遗址中的四座墓,由于出土的铜器铭文比较单纯,基本可以推断“寝某”为其中三座墓的墓主,

这三座墓为我们认识寝官的性质提供了重要史料。       

“父乙”是常见甲骨卜辞和钟鼎彝器的商朝国王,“父”为亲属称谓,后加天干字号,即祭祀对象的辈分和日名,

是商代彝器的特点。如“王飨酒,尹光逦,唯各,赏贝,用作父丁彝。唯王征邢方。”(逦方鼎)这样的例子很多,枚不胜举,远别于西周春秋时代的铭文称谓。

根据以上的资料对比研究,可以推断该“父乙簋”可以推到殷商时代,至少为商代晚期所制,以作器最多者,祭祀最频繁者,可能是殷商中晚期武丁时代的器物。


统计
更多
0938-8621237
changee_museum@nobleart.com.cn
官方微信
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南郭寺景区山门
官方微博
    • QQ咨询 :
  • 扫一扫,关注微信

技术支持: Takincms | 管理登录